小说H全肉一对一 |男女主下面连着还做饭肉

时间:2020-06-04 15:01:53 点击:

 “徐军说是取证据去了,等他回来你们对质下。如果这事是假的那我刚好借这个理由开除他,不过要是真的话那可就麻烦了。这属于盗窃,虽然判刑不至于,但拘留和罚款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

 

原本还装模作样喊冤的刘四喜,听到这话后吓了一跳。

 文学

 

 

她强笑着说道:“赵、赵总,您看不就一个硬盘嘛,几百块钱的事,哪用的着报警,人警察都挺忙的,咱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别给人添麻烦了呗?”

 

 

边说着,刘四喜边凑上前,故意拿她身前四两在赵权胳膊上磨蹭着。

 

 

按说这刘四喜还是有几分姿色的,在公司里也有不少男同事撩她。

 

 

不过对于这种四十多岁的壮妇,赵权是真心没兴趣。

 

 

他抬起头瞪向刘四喜,直把人给瞪的讪讪而笑,扭捏着又退到了旁边。

 

 

“赵总,今天早上的事是我不对,我以前的态度也有问题,我不该骂你是个死送外卖的……可是赵总,您就看在咱们两年老同事的情分上饶了我吧,高抬贵手可以吗?”

 

 

“不不不,我这是办公事,跟咱俩之前的私事没有任何关系,我也不是记仇的人。”

 

 

赵权坐在椅子上,把玩着手中笔,又跟刘四喜说了好多,都是关于看守所里的黑暗。有暴菊的,有把女犯生生拖进男监区整宿整宿轮的,还有拿工具糟践女犯人的……

 

 

直到快把刘四喜给吓哭了,赵权这才把纸和笔推到她面前。

 

 

当刘四喜得知要写别的‘罪状’时,二话不说提起笔唰唰唰的就把徐军罪名给罗列出来了。

 

 

等她写完后赵权拿起来看了眼,不太满意。

 

 

“别人都是好员工,那不显得只有你刘四喜自己不守规矩?”

 

 

刘四喜恍然大悟,赶紧重新摸起笔把得罪过她的同事都给写上,还给罗列了‘罪状’。

 

 

赵权将重新写完的‘罪状书’拿在手里看了眼,又多出三个人来,挺满意。

 

 

于是他对刘四喜说道:“不会是假的吧?如果是假的,这可是诽谤罪啊!”

 

 

刘四喜连忙摆手,“没有没有,绝对是真的,一点都不掺假。”

 

 

赵权这才挥挥手,把刘四喜给打发走了。

 

 

刘四喜心里长松了口气,太吓人了,之前顺了个移动硬盘而已,差点被送进看守所去。

 

 

心中正暗暗庆幸着平安度过这一难,结果刚出办公室门口就遇到了徐军。

 

 

刘四喜当时就怒了,要不是徐军这王八犊子告黑状,她会有这事?!

 

 

狠狠盯视着徐军,刘四喜压低嗓音威胁道:“王八犊子你等着,看老娘怎么收拾你!”

 

 

徐军正气喘吁吁买烟回来了,听到刘四喜这话顿时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

 

心想这是咋的了,也没干得罪刘四喜的事啊?

 

 

还没等他琢磨过味儿来,赵权就在办公室内招呼他了。

 

 

满头大汗的徐军赶紧凑上前,将新买的软中华香烟给递了上来。

 

 

赵权接过烟,又皱起了眉头,“软的啊?我喜欢抽硬的。”

 

 

徐军整张脸都快垮掉了,玩人不带这么玩的,“赵总,您到底想抽什么样的明确跟我说可以吗?我这一趟一趟的跑来跑去……算了,我再去给您换。”

 

 

本想着抱怨一通,但话刚出口没几句徐军又给压下了。

 

 

如今的赵权可不是之前的赵权,他真要硬怼上几句,那付出的代价可太大了。

 

 

于是他伸手抓起香烟,准备再次去换。

 

 

只不过人刚走到门口的赵权就把他给喊住了,“行了,凑合抽吧,换来换去多麻烦。”

 

 

徐军松了口气,他就知道赵权还是那个怂包窝囊废,即便当了老板也不敢拿他太过分。

 

 

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,随后他就听赵权说,“你去把XXX给喊过来吧!”

 

 

“切,到底还是那个LOW壁窝囊废,也不敢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

 

在心中嘲笑着,徐军就往办公区域走去,然后帮赵权把人给喊了过来。

 

 

喊完人徐军刚准备坐下,就发现远处赵权在向他勾手,示意他到办公室门口站着。

 

 

徐军满头雾水的来到赵权办公室门口,规规矩矩的站那了。

 

 

赵权也不训他也不搭理他,只把刚才被他喊来的人给带进了办公室。

 

 

当办公室房门闭上后,他贴着门听了会儿,也没听清楚里面在说什么。

 

 

很疑惑,徐军实在不知道赵权到底想要干什么,葫芦里又藏着什么药。

 

 

只是不多会儿后,出来的人瞪了他一眼,然后就没好气的告诉他,徐军让他去喊谁。

 

 

“又喊人,这LOW壁到底想什么?”

 

 

徐军怎么想也想不通,但想想这总比来来回回去买烟的好,也就照做了。

 

 

只是没成想,这一喊就愣是喊了整上午,全公司几十口子人,全都被他给喊了个遍。

 

 

起初徐军也没觉得有什么,只琢磨着这事有些古怪,但渐渐的他就开始害怕了。

 

 

进去后再出来的每个人,对他都没有好脸色,甚至不少人还像刘四喜那样威胁他。

 

 

如果只是部分人对他没脸色那也就罢了,可这整公司的人都这样……

 

 

想想早上赵权被众人言语围攻的事情,徐军就感觉到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 

 

他觉得,这一幕好像即将要出现在自己身上了!

 

 

正心中焦虑不安的时候,赵权的呼唤声从办公室内传出,“小徐,你进来。”

 

 

徐军心中惴惴不安,忐忑的推开房门进去了办公室。

 

 

这会儿看着赵权,他莫名的有些两腿发软,“赵、赵总,您喊我有事?”

 

 

赵权没有搭理徐军,只是拆开之前徐军买的那包软中华,嗅了嗅,随即给丢进垃圾桶里。

 

 

“你说这人臭,他拿过的东西也臭。多好的烟啊,就这么被你那只臭手糟践了,真是可惜。”

 

 

徐军心里颤颤,原本他还觉得赵权依旧是那个LOW壁窝囊废。

 

 

但经历过这一上午后,他发觉好像不是这样,赵权只是在慢慢收拾他而已。

 

 

于是,他绷不住了,他开始颤声求饶,“赵总,您大人有大量,您就饶了我吧!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懂事,傻乎乎的被黄小山给教唆了。”

 

 

“所有事情都是他的主意,他说他看上了孙晓芸,说你不配,所以就让我故意在公司里面把你搞臭,连带的孙晓芸也厌烦你,然后他就在旁边讨好孙晓芸……”

 

 

“赵总,这些事情真不是我的主意啊,我求求您了,您就放过我吧!如今您都是大老板了,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您就不要再因为这种事情跟我这种小垃圾计较了。”

 

 

不得不说,徐军这饶告的还是挺有诚意的,甚至还自比为小垃圾。

 

 

不过赵权却抬起头望向他,眉毛更是忍不住的皱起。

 

 

“自比为小垃圾,你配当垃圾吗?难道你不觉得,这太高估你自己了?”

赵权的话,相当刺耳,而且也是相当的不留情面,直让徐军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 

 

可挂不住他也得挂,只要他还打算在公司里待着,那他就是装壁也得给装圆润了!

 

 

“赵总……”

 

 

徐军还想说些什么,但赵权根本不给他机会。

 

 

“我不是大人,自然也不会有大量,有也不是给你准备的。黄小山的账我会跟他清算,但现在我就想先把你的账给清了。”

 

 

摸起桌上那一摞‘罪状书’,赵权丢给了徐军。

 

 

徐军赶紧上前翻来,这一看顿时吓一跳,上面竟然全是关于他和公司里其他人的‘罪状’。

 

 

尤其是他自己,每份上都有关于的检举,那‘罪状’多的,几乎都成公司里的公害了!

 

 

就在他颤颤着松开那一摞‘罪状书’后,赵权的话也再次出口。

 

 

“对了,我跟他们每个人都说过,是你告的状。”

 

 

徐军可算是明白了,明白为什么每张检举页上当先一条都是他,明白为什么每个人出办公室后都会对他怒眼相视,更明白了赵权为什么要这样做——

 

 

“你这是故意是坏,你想让我引起众怒,让公司所有人都针对我!”

 

 

徐军大瞪着眼睛吼叫,吼声中除了愤怒,还有惊惧。

 

 

赵权倚靠着老板椅,翘起二郎腿面无表情打量着他,“这不正是你之前对我做的那样吗?我只是照着你的方式,把你对我做的再打包还给你而已。”

 

 

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!

 

 

徐军很慌乱,他仿佛看到了稍后回到办公区域后,大家对他的斥责跟怒骂。

 

 

踉跄着倒退了几步,他忽地反应过来,随即脸上泛起嗤讽的笑意。

 

 

“不会的,他们只要随便跟周围的人说说,交流过后就会知道你在说谎,那些事根本不是我说的,他们不会合起伙来针对我,你只是在白日做梦!”

 

 

赵权点点头,“他们当然会知道我在说谎,知道那些事情不是你说的。但是你觉得他们在交流的时候,会暴露出自己检举过谁吗?不,他们不会的。”

 

 

“这种事情他们谁也不会说,只会埋在肚子里烂掉。所以唯一的坏人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,也只能是你,因为你是他们唯一发泄的途径,因为是你引着他们对付我从而得罪我的!”

 

 

“而我不同,我现在掌握了他们所有人的把柄,他们只会惧怕我敬畏我,至于你……”

 

 

赵权摊开双手,一副无能为力又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
 

 

徐军愣住了,要不是背后有墙壁倚靠的话,这会儿他怕是都跌坐在地了。

 

 

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徐军,赵权嗤笑一声,挥手将他给往外赶,如同在驱逐一只苍蝇。

 

 

徐军这才回过神来,忙来到赵权近前弯腰低头的鞠躬,语气中更是斥满诚恳与懊悔。

 

 

“赵总,我错了,您放过我吧,求求您出去跟他们解释下,这事跟我没关系。不然我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,我就是众矢之的,以后没法再在公司待下去了,我求您了……”

 

 

赵权坐在椅子上注视着徐军,笑声说道:“徐军,我不开除你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,而且我这也算你原谅你了。可你总不能在捅我一刀后,求得了我的原谅,还让我夸赞你好刀法吧?天底下可没这样的道理。”

 

 

“赵总,我不是这意思,我……”

 

 

“行了,去吧!”

 

 

根本不给徐军多说话的机会,赵权直接把他给轰了出去。

 

 

离开赵权的办公室后,徐军失魂落魄的,而且还有些担忧,他担忧他害怕的事变成现实。

 

 

可实际上,他的担忧还真开始朝着事实转变。

 

 

在途经陈六福的面前时,那瞪大的眼珠子仿佛要凶死他似的。

 

 

经过刘四喜的旁边时,更是有大口唾沫直接吐在了他脸上。

 

 

他刚要说些什么的,周围人就蜂拥而上,对他开始斥骂指责:

 

 

“徐军,你特么不是个东西,竟然去赵总那告我们黑状,混蛋玩意儿!”

 

 

“曹尼玛的,你这个坏种,要不是因为你挑拨,我们能跟赵总为下愁?要不是赵总宽宏大量,我们大家今天都要被你给害死了,草!”

 

 

“跟他废什么话,打他个狗曰的,法不责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