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允着她的小奶头: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_

时间:2020-07-14 10:08:13 点击:

把跳弹夹住不准掉出来|开会时躲在桌子下含h

他的舌头添着我的阴:男生被女生带到家里做 污

我紧张的抓着导盲杖,说:“难道不是出去有事吗?”

文学文学

  “有事。你先跟我走吧。”

  叶紫毫不客气的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,带着我往外面走。

  等嫂子从屋里出来的时候,叶紫还回头娇媚的一笑,说:“你别急!你小叔子,我明天给你完完整整的送回来。”

  “哼,就会使唤人,阿正是我家最后的男人了,你可别太过分。”嫂子在后面开玩笑的抱怨了一句。

  我却浑身一激灵!

  这话从嫂子嘴里说出来,真好听啊。

  最后的男人,不就意味着…….

  下了楼梯,上了叶紫的那辆凯迪拉克,叶紫突然把我按在副驾驶上,在我身上闻了一圈。叶紫身材丰满,脸也带着股诱惑。她在我身上摩擦着,我不免又起了火气。

  叶紫在我耳边低声的说:“喝奶,好喝吧?”

  “你说啥?牛奶不都一个味道吗?”我尴尬的想掩饰,叶紫却手突然往下一抓,挑逗的说:“你还掩饰什么?我都闻到了!那么浓的人奶味道。啧啧…….你是不是去吸了?”

  “哪,哪有……嫂子觉得胸部涨得慌,让我帮她催了催乳。不小心擦在身上了。”我怕我和嫂子的事情被发现,只好急忙掩饰。

  可叶紫这女人精,她回头看了看楼上,嫂子已经拉掉了客厅的灯,准备睡觉了。

  她回头突然按着我的胸,一口亲到了我的嘴里!

  法式湿吻!

  那尖尖的小舌头在我嘴里面横冲直撞,漂亮女人的气息让我欲罢不能。

  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都快呼吸困难了,叶紫才放开了我。

  她风骚的在我脖子上揪了一下,说:“这是给你的小小惩罚,味道这么浓,你一晚上都在吸你嫂子的奶?”

  

 “哪…..哪有。”

  我躲避着叶紫的视线,赶紧看着窗外面。

  叶紫嘲笑的在我身上又掐了一把,似乎有点恋恋不舍的绕着又摸了一圈,才回去发动引擎。

  “看我把你吓得,你可记住。无论怎么样,哪怕是搞砸了,也别用除了手以外的地方去碰客人的胸部,也不许用嘴,明白吗?”

  叶紫一边开车,一边斜瞪了我一眼。

  “我记住了。”我赶紧拘谨的点点头。

  难道今天晚上,就要让我上工吗?我这才培训不过四五天吧?

  我想了想,心里敲起了退堂鼓。“我现在就去,是不是太早了?万一我搞砸了岂不是…….”

  叶紫给了我一个白眼,她点起了一支女士香烟,说:“你一个大男人,怕什么怕?这次的事情,我给你兜着底,搞砸了也不会影响你到我哪里上班。”

  “哦,哦……”

  车又开了一会儿,我看要开到班苕江闸北的富豪区了,就小声的问:“这怎么这么神秘啊?这里是哪儿啊?”

  叶紫抽着烟,淡淡的说:“到了再告诉你。”

  我闭起了嘴,眼睛却到处的看。看叶紫这意思,难道是她的养生馆里面人手不够了?

  也是,好像她说过,她养生馆里面有的员工现在都干不下去了,说摸到胸就会吐。

  在门口接受了两个保镖的检查,我心里面惴惴不安的跟着叶紫停了车,抓着导盲杖,我装作盲人,下了车。

  我左右望着,发现这里真的是一个豪宅!

  三层高的复式建筑,看起来足足占地四五百平。有钱人啊!

  “不用再看了,反正你也看不到。来,跟我走。姐姐带你去摸好东西!”

  叶紫挎着我的手,带着我往前走。

  才被放到了三楼一个灯火通明的,足有一百多平大小的卧室里!

  豪华!奢华!

  我双目无神,但是心里面真的无比羡慕。光是地上的柚木地板的价格,就已经是我家房子装修费的好几十倍了!

  “走。”

  叶紫拉着我掀开淡紫色的垂帘,然后一个顶级的女人映入眼帘!

  这…….这…….这不是电视上那个女主持人——乔香云吗?

  我的天!

  怪不得好久没有看到她主持节目了,原来她偷偷生了孩子!

  我和叶紫走近了,看到这样的美女,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。

  她身体修长,斜躺在床上,穿着一身紫色的诱人睡衣,那睡衣极其简,下摆刚好与诱人葱白的大腿根平行。

我不敢仔细看,但她的皮肤保养的如此完美,比牛奶还富有光泽,让人不由想亲近几分。

即便是要睡了,她也画着淡妆,微卷的长发风情万种,轻柔的唇和微颤的睫毛也在呼吸一般。

  她似乎正好在哺乳期,紫色睡衣上的吊带松散,里面胀满了奶水,就等着我的手去把她们解放。

  我觉得她的脸有点像周韦彤,天使的面孔,魔鬼的身材,非常符合。那对腿,笔直又修长,套用网上的一句话,我觉得我能玩十年。

  “你不是说找了个盲人吗?”乔香云肯定看到了我的喉咙颤抖,她不满的说:“叶紫!你也想痛打落水狗是吗?”

  “什么啊!”叶紫踢了我一脚,这脚有点重,我没站稳跌倒在地上,赶紧找着我的导盲杖,嘴里呼喊:“干…..干啥啊?踢我干嘛啊?”

  因为真的体会过一段时间的盲眼,我装的跟真的没啥区别,叶紫不满的说:“你吞什么喉咙?”

  “我……我口渴。”我尴尬的说,“跑了这么远的路,还到处都是什么人搜身,我真渴了。”

  “噗嗤……”乔香云轻捂小嘴笑着,低声的说:“是我疏忽了,叶紫你给他倒杯水吧,真是失礼啊。”

  “算你幸运。”

  叶紫扭着屁股走过去,妖娆的倒了一杯水。

  回过头,她到了我的脸前,香气轻飙在我的脸上,“喝吧。”

  我想起来我是个盲人,我赶紧伸出手摸索的说:“你总得,总得告诉我水在哪吧。”

  手往前,叶紫身材高挑,我的手正好摸到了她胸下的部分。

  “你小子!说你有贼心没贼胆吧,你胆还挺大的,说你胆大吧,你又不敢。”

  叶紫没好气的抓着我的手,把水杯塞到了我手里。

  “要不姐咋会找我呢。”我讨好的说,然后把水一口气喝完。

  “好了。这位是谁,别问。反正你也看不见。反正她是我的好闺蜜。你叫她乔小姐就行了,她刚生了个小女孩。”

  “嗯。”乔香云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  “那,究竟是哪方面引起的…….胸部问题呢?据我所知,乳腺导管阻塞的原因有很多。”我咳嗽了一下,卖弄起了我仅有的一点关于催乳的知识。

  没办法,好歹要吃叶紫这碗饭。

  嫂子没工作,还要养佳佳,又有我这个瞎子累赘,我不能眼看着嫂子作难。

  “我以前是做模特的,练过形体。”乔香云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,“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

  我眼角瞟到她似乎是想摸一下自己的胸部,又因为我在这里,她手抬起来又没敢动。

  叶紫也看到了,她笑着走过去在乔香云的胸口推了几下,巧笑说:“怕什么?他又看不见,你哪里不舒服,尽管说。”

  “没事儿。那个小兄弟,你知道原因吗?”

  我满头大汗的想着原因,小姐你说的这么简单我怎么知道啊!

  “你不知道?”乔香云的声音有点冷淡。

  不行,这可是我的第一碗饭!

  “我想起来了!”我赶紧说:“模特练形体的时候,因为必要经常暴瘦,还要吃药物,所以经常在二十多岁的时候,出现内分泌紊乱、甚至提前断经,进入更年期!应该是这个原因!”

  乔香云噗嗤一笑,推了叶紫一把,说:“你出去吧,明天来接人。小兄弟,过来,开始吧。”

  

 开始吧?

  这让人想入非非的话我一时间有点不能自已。不过还好,来之前叶紫的警告我一直记得。

  我抓着导盲杖,先左右探着,走到了乔香云的身前。

  靠近了我才发现,她早已香汗淋漓,身上都是细微的汗珠。应该是憋疼了,我发现她的脖子上也都是汗,似乎难受的厉害,一直在发抖。

  我走得慢,她等不及了,拉住我柔声说:“你过来,快点。”

  我僵硬的点点头,然后顺着她的手往前走。

  等我站到乔香云面前时,她那做模特时练出来的超长秀腿差点没把握眩晕。

  我刚闻到香气,乔香云却已经主动揭开了她的睡衣。

  这件睡衣好像在侧边有一个特别的绳子,只要轻轻一拉,就会好像是两片布一样掉下来。

  这让我又忍不住吞咽了一次喉咙。

  这不是那什么片,日本产的,那片里面的情节吗?女人刚洗完澡,外面送快递、送信的敲了敲门。然后女主走过去一拉衣服,把外面那小哥直接拉进来按在地板上…….

  “怎么?你又渴了?”乔香云随手把睡裙扔在地上,然后按了一下手边的遥控器。

  我身后的垂帘被撑起,两道墙突然把门给封死了!

  这是一个密室?

  我听着微微的震颤声,忍不住说:“这是怎么了?地……地震了?”

  “看你那小样。”乔香云拿过一个湿巾擦了擦汗,说:“让你一个男的在我家里,你觉得合适吗?我男人偶尔会回来。”

  男人,她有男人。

  “你有丈夫啊?”

  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里很嫉妒,泛酸。

  乔香云是吴松市气象台的主播,很漂亮,在网上特别有人气,人们都说他是主播女神。

  她嫁了一个大款,生了孩子吧?

  我这样想。

  “很奇怪吗?女人到了这个年纪,都得给自己找一条退路。他虽然老,但有钱让我还很风光的过下去啊。”乔香云说着,突然一笑,“我在想啥呢,反正你也看不见,你也不知道我是谁。”

  嫁了一个老男人。昔日的全市女神,现在成了富翁的玩物。

  我弯下腰,手摸到乔香云的香肩,然后逐步向下。

  “我……我要帮你催乳了啊。”

  乔香云躺在床上让我很不舒服,但是人家是金主,我也没办法。

  我单膝抵着床,两只手顺着她的肩膀往下,完美的包住。

  不过还好,我穿的西装是比较宽松的新款,没那么不堪。

  “你来了?”

  乔香云突然问。

  “啊?啊,没有,没有。”

  我的手慢慢的绕着一个圆弧形在按摩。乔香云以前好像还真的是模特出身。

我摸着她的胸部,虽然胸型很美,但是摸起来的手感和嫂子的绝赞手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乔香云的胸部更硬,好像里面有很多小硬块儿一样,这是乳腺导管阻塞的问题。而且乔香云的胸部,舒适度、柔软度都不如嫂子的好。

  我一边弄,一边心底里跑神儿,乔香云练模特,肯定会练形体,形体练了,胸部胸型还能不锻炼一下吗?

听说那些漂亮的女模特,全都是从脖子练到腿,那些又长又直的美腿都是人工锻炼出来的。

  “你那个不行啊啊。”乔香云不满的轻轻掐了我胳膊一下。

 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。

  作为男人的尊严,即便是假扮一个盲人,我也不愿意让乔香云这样侮辱我。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